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问圣记 第61章 回不去的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02:55

问圣记 第61章 回不去的家

“再过半个时辰,咱们就能到达任城了。”玄冥在一处高坡上勒住缰绳,对坐在銮舆中的翼王道。

翼王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袍,宽大袍袖垂在膝上,袖口有五彩玄凤的烫金滚边,每一个细节都展现着王者的贵气。他抬眉向虚空之中望了望,一轮红日正温暖地照射着地面。他的眼眸微微转动,倍感轻松地吁了一口气:“也不知尚付把任城归置得如何了。”

“听传令官来报,任城已被太子清理干净,百姓们也陆续回归,誓要与任城共存亡。”玄冥回过头,望着身后五千名商族军士,心里不免对任城一战的胜负充满了深深的担忧。

翼王欣慰地点点头,在銮舆内起身站立。放眼望去,已经更能够远远地望到任城灰黑的外城墙,城墙上凤旗招展,甚是威严。一线日光从云霾中照着玄凤高大的神像,梵宫顶上精致的琉璃瓦上也在这日光的照射下,缓慢流转着光泽。

“传令官可提及,太子会在那道城门迎接我回宫?”翼王咳嗽一声,缓缓坐下,问道。

玄冥迟疑片刻,回应道:“这个并未提及,不过此去正对着死门,太子不会在那里迎接我们吧?”

翼王眉心微微皱着,心中隐隐有一丝莫可名状的紧张之情。他思虑片刻,对玄冥道:“死门原是任城吊丧送葬必经之门,如今翼族蒙此大难,太子就算在死门迎我,为城中百姓哀悼,又暗合向死而生之意,似乎并无不妥。”

“翼王所言极是。”玄冥脸上堆出一片笑意。他随着翼王的眸光望向远处,用马鞭在空中遥遥指着,“玄鸟神像之下的那片金顶房舍,就是翼王的梵宫吧!气势恢宏,好生气派!”

也许是因为马上要回任城,翼王心中轻松欢快,听到玄冥这么一说,他立即开怀地笑了笑,微微摇头:“那都是托我兄长大明王的福,自我做翼王以来,梵宫就已是那番模样了。”

话音未落,比翼从任城的方向飞了过来

问圣记  第61章 回不去的家

,落在翼王的銮驾之侧。

“比翼,”翼王望着她,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,“太子可是在死门迎接我回宫?”

“太子已经登上城楼,在死门恭迎翼王和犬封五千将士前往任城。”比翼颔首,对翼王道。

“为何会在死门?”翼王追问道。

“哀悼百姓,向死而生。”比翼继续说。

翼王大笑起来,万分宽慰地对玄冥道:“你看尚付这孩子,他心里想的任何事情,我都了若指掌。”

本来是盛夏时节,就在翼王和犬封的商族军士离任城越来越近的时候,忽然山风凛冽,日光暗淡。翼王抬头望去,这天色俨然是要下雨的样子,于是令整个队伍加速前进。

任城的城墙灰暗冰冷,城门楼上挂着白色的灯笼,俨然一副全程哀悼的气氛。城门紧闭,城楼上空无一人,完全没有迎接翼王回宫的状态。

翼王和玄冥尴尬地对视了一下,随即转过头问比翼:“不是说太子已登上城楼迎我回宫,为何大军来到门前,却是如此死气横秋的模样?”

话音刚落,原本安静的任城内瞬间响彻震天的鼓声,接着一波箭雨从城楼上纷纷射出,将翼王和玄冥的队伍吓得连连后退百米。那些箭坠落在离翼王部队尚有百米之余的空地上,俨然只是威吓,并没有要取人性命的意思。

“混账东西!这是谁干的!”翼王神色有些慌乱,咬牙切齿地对比翼、毕方和毕文说,“你们飞过去看看,任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!”

比翼、毕方和毕文连忙现出真身,向城楼上飞去。

“难不成太子出了什么状况?”玄冥一脸茫然地看了看翼王。

翼王紧张地向任城城楼望去,三位神将飞过去之后,似乎再没了动静。就在他冥思苦想不得其解的时候,城门的吊桥渐渐放下,城门也缓缓打开了。

一名身着玄鸟王袍、身着银盔银甲的将领在周族军士的簇拥下,驾着与翼王一模一样的銮舆飞奔出城。他的身旁站着三青、灭蒙和戴胜三位神将。

翼王举目望去,虽然看不清站在銮舆上那人的五官面目,但那人头冠上的雪白翎羽和马尾长发甩在身后在风中飘荡着,英姿飒爽的样子颇具王者气质。

“你们谁能告诉我,站在王架上的那人是谁?”翼王眉头紧锁,对身边的玄冥、婴勺和青耕问道。

“回禀翼王,那是尚付殿下。”婴勺的面容上也是一副紧张的神情。

“混账!”翼王破口大骂,“他不是来迎接我回宫的么,那些军士从哪里来的?那些箭又是什么意思?”

尚付站在自己銮舆上,从腰间拔出了湛卢,用力举向空中。阳光穿透云层再度恢复耀眼的光芒,投射在尚付的盔甲和神剑上,灿灿生辉。这时,一列弓弩手忽然出现在城门楼上,其中还有六名军士押着被缚住的毕方、毕文和比翼也出现在那里。

“父王,”尚付对着远处的翼王大声嚷道,“我母后对我说,你有言在先,倘若我能平安归来,你便退位让我做这翼王,今天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。”

翼王心中猛然一惊,像折了骨抽了筋一样瘫在銮驾上。他最深爱的儿子,尚付竟然也重蹈鸾鸟的覆辙,叛变了。

他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,腿虽然颤抖着,依然强自镇定地撑着銮驾上的扶手站起来,清了清嗓子,对着尚付大声嚷道:“你是我翼族的太子,翼族的天下迟早都是你的,你为何要重走你哥哥的路,叛逆是没有好下场的!”

言罢,他俯首在玄冥耳畔低语,问道:“你可认得站在任城城楼上的那些军士,是哪里来的兵马。”

玄冥指着城楼上那位面容冷峻、剑眉星目、身披盔甲的武士对翼王道:“我认得城墙上那位,应该是周族的大将,长右将军。”

翼王愕然地抬头望去,那些城楼上陈列的军士的确是周族的衣着装束。看那阵势,任城内的军力是自己所携商族军队的数倍以上。

他面色凝重,万般思绪涌上了心头。

新余治疗盆腔炎医院
新余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新余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新余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新余治疗阴道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